首页      国内       沈阳       国际       社会       生活      文化       卫生       交通       教育      旅游       企业
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民生 >
海军敢死队员怒砸祁东农行行长豪华办公桌
来源:admin 时间:2016-09-02  

  敢死队员向祁东农行讨说法,称比拼刺刀还难

\

  李勇成所在部队1977年给他出局的“敢死队员证明”

\

  李勇成声明称“不是对社会不满,而是痛恨贪官”

\

  李勇成向记者展示“鸣冤五件套”

  8月31日湖南消息(王玲):湖南省祁东县一位前海军敢死队员因儿子分配工作遭遇不公正待遇,一脚踹跨银行副行长的办公室大门,5锤砸垮行长15000元的豪华办公桌,站到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大门敲丧锣……消息传开,一时成为祁东县街头巷尾热议话题。

  为了解事件背后真相,记者赶赴湖南祁东,对当事人李勇成进行了调查了解。

  据介绍,今年64岁的李勇成,1972年12月入伍,在海南文昌县服兵役,期间当过文书,开过一年军舰,1974年1月西沙海战正式开战,李勇成火线入党,成为一名对越战争的敢死队员。

  李勇成回忆说:1974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大队399舰接到作战命令,政委胡定海作战斗动员,组织敢死队,征求李勇成意见时,李勇成想了十几分钟,便毅然留下遗书,决心与敌人血拼。

  “我知道,敢死队队员要与越军肉搏,基本无生还可能,我做了牺牲的准备,我家有五兄弟,死我一个不要紧……”李勇成对记者说。

  后来,李勇成上了战场,奇迹般生还。

  1977年,李勇成退伍到祁东县当了代课教师,后到中国农行祁东支行当了营业所负责人。直至干到2013年退休。

  他的儿子李少一,2003年参军,2005年退伍回来同样被国家安置办安排到父亲工作过的银行工作。但这次不同于父亲的是,尽管有了安置证,李少一工作一事遥遥无期。

  李少一回忆道,2006年12月22日,他到被安置到祁东农行上班,一大早便到离家仅十分钟路程的祁东农行报到,但行长申刚让他“再等等”,“还要请示上级”……

  这一等等了几年,李少一左问右问就是银行“再等等”,“我们要向上级汇报”的答复,

  2008年5月的一天,下午3点,在农行一楼上班的李勇成想到儿子工作的事情心烦,就到三楼走进左边第三间行长办公室,行长申刚正在上班,李勇成又问儿子李少一上班的事,申刚不耐烦的说:“你这个问题,我可以解决可以不解决!”李勇成气得手发抖,回家拿了一把五斤重的铁锤,当着申岗的面砸了办公桌5锤子,每一锤都像打雷,5锤后办公桌哗啦倒塌。

  “(桌子)多少钱?我赔!”李勇成对申刚说道,但申刚满脸通红没说一句话,行长门口围了一堆人也没说什么,只是又换了一张新桌子。

  “祁东农行行长一套办公桌15000元。我儿子本科学历为国当兵有安置证找不到工作吃饭都困难,这公平吗?”李勇成因为儿子受到不公正待遇,行长说话不中听,他怒了气不打一处,才拿锤子砸了行长办公桌。

  知情人士告知,这套办公设备是在祁东县开福家具城购买,记者找到离祁东农行两里路左右的开福家具城,发现这套家具稍微改头换面还在售卖,桌子加上真皮座椅两条班前椅,另附一个文件柜,价格就在15000左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以前有农行一胡姓工作人员来家具城买办公桌椅。记者通过农行工作人员核实,确定“胡姓工作人员”是祁东农行办公室的胡新联,有农行账面显示这套桌椅确实为15000元。

  砸了行长办公桌后,2009年,李少一被安排到“衡阳市华纳人力资源服务中心”“衡阳市华惠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工作,并被该公司劳务派遣到祁东农行当大堂保安,每月工资900多元。

  祁东农行一份《安全保卫电话查岗记录本》显示,具有北京军地专修学院本科文凭的李少一当大堂保安的工作就是:驱赶门口卖光盘的小贩,换走廊电灯泡,查看ATM机是否能正常插卡,卖菜的是否堵了大门……

  李勇成告诉记者,2006年安排到祁东县的有233个城镇退役士兵,其中153人没有优待安置证,80个有优待安置证指标,李少一就是有优待安置证的人员之一,被“劳务派遣”到祁东农行当保安,同年被安排在祁东县工作的退伍军人现在有的当上了副局长。

  “有安置证的李少一被农业银行安排到不相干公司劳务派遣到农行当保安,其实就是被剥夺了工作权力,不属于农行员工。根据2005年国发23号文件规定:因接收单位原因,接收单位要按照不低于本单位同工龄职工平均工资的80%,祁东农行工作人员平均工资起码在3000元以上,而我儿子李少一最低工资时除去保险只有670元!670元叫一家人生活?”

  说到这里,李勇成涨红了脸,说了句粗话。

  因为气愤,李勇成还堵过祁东农行的西大门,110调解了三次。就在2016年7月8日,李勇成错把副行长办公室当成行长办公室,用脚猛踹了大门一脚,门框被踹塌了。

  “我因为气得不行,又没人搭理我帮我儿子解决问题,才踹门砸桌子,我早说造成损失可以赔偿,但他们也没要我赔偿。”

  律师建议李勇成去劳动部门仲裁,李勇成便走上了法律维权的途径。2012年12月,祁东县劳动仲裁委员会裁定祁东农行给李少一“补钱上班”,递交起诉状后,祁东县人民法院也判决祁东农行要给予李少一补偿并且按照相关规定安排工作。但祁东农行对裁定及法院判决结果不服,上诉至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4年3月6日,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三庭撤销了祁东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李勇成质问三庭庭长曾萍,曾萍对李勇成说:“我不跟你讲对错,只知道法院不是安排工作的部门,中级人民法院这次判决后不再审理了!”

  李勇成听了曾庭长的回复,急了,在否定判决后一个星期一的早晨,李勇成带了农村办丧事用的大小三面锣,一个扯拔,一条长凳,早上六点钟出发赶到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八点正,法院升旗仪式开始,李勇成将长凳竖放,将扯拔和小锣挂在凳子上,左手提一面铜锣,右手拿锣棰和一面扯拔,开始轮流击打。击打一轮后便拿出电喇叭喊话称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不公。

  几轮击打后,一位40岁左右男子连忙过来指挥保安说:“我牙额(牙在衡阳土话里是父亲的意思),受不了啊!快把那个打锣的带到再审立案庭去!”

  就这样,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委托再审,2015年11月6日判决祁东农行按2015年衡阳市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水平的70%进行补偿,共补偿人民币461180元,补偿时间从2015年起到李少一60岁退休。

  判决书称:祁东农行影响了李少一的就业安置,存在一定过错,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颇具戏剧性的场面就是,就在李勇成在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敲锣后不久,原来在中国农业银行湖南分行任行长的许涛在农行深圳分行行长任上被检察机关带走,传言称:2014年上级将在湖南当行长的许涛调到深圳当行长以方便调查其在湖南的问题,同年4月3日下午许涛在机场被带走,许涛在农行湖南分行掌握进人的人事大权,农行湖南分行及下面各级支行进人指标被许涛6万块钱一个卖掉。

  目前,李少一通过法院强制执行,已将454362元赔偿款基本拿到手。李少一告诉记者说,家里上访11年一穷二白,这钱不拿生活难以为继,但拿了钱不是表示我接受这个结果。我被安置到祁东农行上班,赔偿就要按祁东农行职工2015年工资水平的70%赔偿,怎么按照衡阳市职工的平均工资水平赔偿?衡阳市一般职工工资水平能和农业银行比?

  李勇成捧出一堆纸说:11年上访200多次,睡公园睡马路睡地板,到处被人赶,那一次次的希望和失望无情地折磨着我。与霸蛮的祁东农行斗争比我打西沙海战还艰难,打仗我拿起刺刀,首长下命令我就冲锋血拼,与银行斗,既要斗勇又要斗智,他们狡猾得很,嘴上说一套背地里做一套,我奈不何(衡阳土话即“无可奈何”),有时急了采取了激进措施,但我不仇恨社会,冤有头债有主,我就找祁东农行讨说法!祁东农行搞起我崽没饭吃,我就要祁东农行害我崽的人吃不好饭!

  李勇成告诉记者,他患有糖尿病,上访11年随身带药,请律师住旅社买车票吃饭花了60多万,病情也越来越重,但他不会甘心儿子受气受欺负。

  记者找到与李少一同样情况的彭秋波父亲彭抚生,彭抚生说,儿子现在衡阳一超市打杂,一个月2000元,家庭条件很差。

  一位祁东农行的领导对记者说:李勇成儿子李少一的就业安置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李勇成闹我也很理解,但行长换了几次了,都不知道谁能解决。

  祁东公安部门的一位警官对不断上访的李勇成说,一辈子的工作问题只赔40多万,是少了点,政府部门会积极协调处理好李少一的工作或者赔偿问题。

  原文链接:http://www.zjhyc.cn/html/2016/sd_0902/4110.html

        文章来源于:http://www.fzyshcn.com/minshengzixun/2016-09-02/16241.html




上一篇:执业药师考前答案加试卷真的假的?   下一篇:淑女坊化妆品新包装即将上市→打造素颜完美女人
分享到:
文章编辑: admin